Wednesday, February 24, 2016

【我不是新東選民,所以沒得投票。】

【我不是新東選民,所以沒得投票。】



身邊很多朋友也不是新東選民,不過,他們近日的討論都圍繞著6與7。
其實,我沒定案,所以沒說什麼。
我只知道,若淫賤聯的周生選出的話,香港日後要付的代價,是建制派不想見到的,還望建制派不要去到咁盡,回頭是岸,否則,恨錯難返。坦白說,建制派為了自己長遠利益著想,不想死得咁慘,還是讓7勝出吧。講完。

Monday, October 26, 2015

【身為男人,也要說,好多男人好唔掂囉】

這兩天,分別跟兩位女友人聊了很久,不約而同,她們竟都談及男女關係問題。聽她們吐完苦水,我一再印證一直以來的觀察,就是「好多男人好唔掂」。不過,某程度上,我也同情這些男人,因為他們都是傳統華人文化性別模造的受害者,我又何嘗不曾是呢。不過,這些受害者不自覺自己的問題,又或在女伴批評時,卻不肯承認自己有問題,害得身邊女人繼續受苦。
若那些女人一再給予機會,而那些男人又不肯承認,令到她們一再痛苦,我通常忠告她們,一是預了痛苦,捱下去,一是離開那樣的男人。然而,若那些男人一直冥頑不靈,她們其實沒有選擇可言。

Friday, September 11, 2015

【NO BIG DEAL】

每逢見有勤奮和乖的學生自殺,我就會想到,身處如此變態和壓力過大的社會,得unlearn所謂的認真,因為體制內有好些所謂認真,其實都是不必要的,不做,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,做足,還會有損身心。因此,對住啲不必要的認真要求,大可得過且過。已有好些年,我是如此自處的,也如此教導兒女。當然,如此做的大前提,是當事人要有判斷的智慧,要練就如此智慧,當然就得有獨立思考能力。至於如何鍛練這種能力,則大可各施各法。